来自 恒彩88平台娱乐 2018-11-25 20:15 的文章

她当日在星华号上被兄弟姐妹们所抛弃逼的选择

  空空如也。
 
    苏锐一开始并没有多想,他还以为山本恭子出去走走了,可是,当他从床上坐起来之后,这才发现,山本恭子的行李已经不见了!
 
    这一下子便让他彻底清醒了起来,睡意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恭子!恭子!”
 
    苏锐的心登时就慌了,一股极为不妙的预感从他的心底涌了出来!
 
    他跑到阳台上,看着酒店的沙滩,目力所及之处,沙滩上面那么多人,却没有一个人是恭子!
 
    “恭子!”
 
    苏锐运足了力量,大喊了一声!
 
    可是,却没有人回答他,反而有游客听到了这边的声音,转脸对他远远的投来了不解的目光。
 
    苏锐才管不了别人怎么看自己,他就这么站在阳台上,大声的呼喊着。
 
    可是,喊了这么久,还是没有一个人回应他!反而有游客已经把苏锐给当成了神经病!
 
    恭子,恭子,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一个大活人竟然这么消失在自己的眼前,这简直跟做梦一样!
 
    苏锐的心慌了,苏锐的心凉了!
 
    他的呼吸道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扼制住一样,呼吸都变得极为不畅了起来!
 
    恭子,你到底在哪里!
 
    …………
 
    苏锐在阳台上呼喊无果,冲进了房间,手忙脚乱的穿好了衣服,便要出去寻找。
 
    由于太过着急,他连t恤穿反了都没发现。
 
    才刚刚和恭子重逢没几天,怎么可能就这么让她重新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
 
    心中的那种预感告诉苏锐,就算是他再等上一百天,山本恭子也不可能重新推开房间的门走进来!
 
    就在苏锐准备出门的时候,他扭了一下头,看到了床头柜——以及静静躺在床头柜上的那一张便签。
 
    他立刻扑了过去,一把抓起了纸条。
 
    上面用华夏的文字写了八个大字。
 
    那字体又瘦又长,苍劲有力,透露出一股永不妥协的味道。这
 
    并不像是一个姑娘的字体,但是苏锐知道,这就是山本恭子的笔迹。
 
    字如其人。
 
    而纸条上的八个字是——天涯海角,各自安好。
 
    天涯海角,各自安好!
 
    苏锐细细的咀嚼着这八个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山本恭子所表达的意思很明显——或许,苏锐从此以后,很难再找到她了!
 
    君在天涯,我在海角,愿我们各自安好!
 
    苏锐从这字迹之中已经体会到了山本恭子的决心!
 
    这从来都是个极为决绝的女人!
 
    她下了决心的事情,没有谁能够改变,就像以前,她可以拿着匕首捅向自己的喉咙,也可以纵身一跃,跳进茫茫大海。
 
    她决定离开,没有谁能够挡得住!
 
    苏锐深深的叹了口气。
 
    “怪不得你那一天一夜如此疯狂。”苏锐对着空气自言自语:“原来你的记忆早就恢复了,是吗?”
 
    后知后觉!
 
    苏锐仔细的想着山本恭子的状态,发现她似乎在被空绝无敌打入海中之后,就变得微微的有点不一样了。
 
    苏锐觉得,那时的山本恭子,和自己与她重逢时相比,似乎更冷了些,笑容也更少了些。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当时的苏锐还看不透这一点,现在回想起来,他真的早就该发现这个情况的。
 
    苏锐又仔细的把这纸条看了好几遍,似乎要把这些自己全部刻在心里。
 
    十分钟后,他才把这纸条给折了起来,珍而重之的收进了钱包的夹层里面。
 
    人生之中总会面对很多的离别,有些人走了,可能很快就回来,可还有一些人离开了,可能这辈子都再也见不到了。
 
    茫茫人海,我该如何去寻找?
 
    苏锐也能明白,山本恭子的意思很简单,她从此以后不会再来找苏锐了,也希望苏锐不要再去找她。
 
    “女人都是无情的动物。”苏锐摇了摇头,继续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你怎么能说走就走呢?”
 
    说着,他露出了自嘲的笑容,这笑容之中带着一丝苦涩:“是不是……你对我从来没有过感情?”
 
    在这一刻,苏锐真是这样想的,山本恭子说走就走,这种突如其来的离别让苏锐完全不能接受。
 
    你就这样走了,我怎么办?
 
    可是,苏锐的脑海中很快又出现了先前和山本恭子种种疯狂的画面。
 
    如果没有感情的话,她何至于如此的疯狂?
 
    只有感情至深,才能够做到这种地步!
 
    “恭子,你这又是何苦呢?你这又是为了什么呢?”
 
    苏锐摇头叹息。
 
    怪不得,怪不得山本恭子提出要主动回到东洋看一看,她是想看看山本组现在到底变成什么样子了!
 
    可是,她当日在星华号上被兄弟姐妹们所抛弃,被逼的选择了用跳海这种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为什么现在还要回去?
 
    难道说,她是为了去报复山本优生等人吗?
 
    苏锐并不确定这个推测的靠谱程度,他仔细的回想着山本恭子这几天来的表现,每一个细节都没有放过。
 
    想着想着,苏锐还是摇了摇头,在他看来,经历了跳海事件之后,山本恭子已经算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她的性格也发生了些许的改变,失忆之后所产生的性格一定是对她原本的狠辣性子有了非常明显的影响,否则的话……那些主动的亲吻根本不可能发生。
 
    苏锐喝了一大杯冷水,用以浇灭心底的火焰。
 
    他先前和山本恭子在一起的时候,思路受到了情感的影响,很多比较容易发现的事情都没有察觉到,而现在一静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