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恒彩88平台官网 2018-09-02 11:39 的文章

父亲和弟弟的做法让她极为的失望但那毕竟是她

 而宋天祥似乎也要被儿子的话给惊呆了!
 
    “你再说一遍!”宋雪娇气的浑身颤抖!
 
    “我说,我让你撅着屁股给他上!”宋亿利狞笑,歇斯底里,看起来状若疯狂!
 
    “啪!”
 
    宋雪娇大步走到宋亿利的跟前,一巴掌抽在了他的脸上!
 
    “雪娇,雪娇,亿利只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宋天祥忙着来当和事佬。
 
    看到父亲的举动,听着他的言语,宋雪娇简直失望透顶!
 
    或许,在他们的眼中,只有这么个宝贝儿子,自己的存在意义则只是嫁进蒋家,为宋家增光添彩!
 
    “从此,宋家的事情,和我无关!”说罢,她便绕过宋亿利,头也不回的离开!
 
    …………
 
    天祥集团总部大厦的职员之中,并没有太多的人认识宋雪娇,他们看着这个满脸泪光从电梯中走出的女人,一个个议论纷纷,都在猜测这个漂亮女人到底受了什么委屈。
 
    宋雪娇的脚步异常坚定,刚才在楼上的遭遇,让她暂时下了离开宋家的决心。
 
    当然,就算是暂时的,也足以说明宋家父子彻底把女儿的心给伤透了。
 
    宋雪娇走到天祥集团的门口,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地方可以去。
 
    虽然妈妈胡清欢还在家里,但是那个所谓的家,宋雪娇是一点都不想再回去了。
 
    回首都吗?
 
    一想到昨天晚上蒋毅搏和那个性感女人在露台上公然缠绵的样子,宋雪娇的心里就泛起一阵阵的恶心。
 
    首都的房子是蒋毅搏买的,公司也是蒋毅搏名下的,既然已经下决心和对方一刀两断,那么便彻底的断开好了——她不会回去,也不会再去想念这个负心的家伙。
 
    甚至,宋雪娇会想到,如果自己接下来都不和他联系的话,那么这位蒋家少爷恐怕一辈子也不会联系自己。
 
    天下之大,竟然没有容身之地,自己这人生可真够失败的。宋雪娇自嘲的想到。
 
    暮春初夏的风已经是带着些许热量,可是吹在宋雪娇的脸上,却让她感觉到非常的寒冷。
 
    这股寒意是发自内心的,每每想起刚才宋亿利的狰狞嘴脸,每每想起刚才父亲劝说自己和蒋毅搏重归于好的样子,宋雪娇的心里就止不住的涌出厌恶。
 
    早知道,还是不会来的好,至少不会撞破那么多的不堪。
 
    就在宋雪娇站在天祥集团的门前望着茫茫车流无处可去的时候,一辆金色的帕萨特缓缓开过来,停在了她的跟前。
 
    驾驶室的门打开,苏锐站了出来。
 
    宋雪娇没有惊讶苏锐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出现,她冷冷的说道:“你来看我的笑话?”
 
    “我不喜欢看别人的笑话,如果不知道去哪里的话,不妨上我的车吧。”苏锐微笑着说道,只要看一看宋雪娇的表情,就能想到她刚才遭受了怎样的事情。
 
    其实,可以这样说,宋雪娇如今的处境,都是苏锐一手造成的。
 
    “上你的车?你又能带我去哪里?”宋雪娇的声音很冷,是那种沁人骨髓的寒冷。
 
    “随便逛逛吧,至少,我不会逼着你去和蒋毅搏和好。”苏锐淡淡笑道。
 
    “你怎么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苏锐刚才的话无疑表明,他很清楚之前宋家父子对宋雪娇的所作所为!
 
    可是,当宋雪娇问出来这句话以后,便苦涩的摇了摇头:“你对人性研究的那么透彻,就算猜也能够猜得出来。”
 
    “不错,我确实是猜的。”苏锐已经帮忙打开了副驾的门:“有些事情并不是时间能够冲淡的,而在这之前我们需要做的,就是不折磨自己。”
 
    宋雪娇的眸光微动,然后便上了车。
 
    宋亿利和宋天祥站在集团的门口,看着宋雪娇坐着苏锐的车离开,表情复杂。
 
    “我就说过,她根本不可信!里通外国!只能靠我自己!”宋亿利吐了一口吐沫,眼中的恨意愈发浓郁!
 
    ps:求订阅!烈焰拜托大家了!http://piaotian.net
 
 第232章 愤怒的小蛇
 
    “遇到了你,真是我的不幸。”宋雪娇看了坐在主驾上的苏锐一眼,眼神复杂。
 
    按理说,她应该恨苏锐才是,如果不是他的话,自己也不会和蒋毅搏闹成现在这个样子,更不会做出和家族决裂的决定。
 
    “是你的幸运。”苏锐却纠正道。
 
    “没了男人,没了家人,谈何幸运?”对于苏锐的论断,宋雪娇只能报以冷笑。
 
    “早一步识破,早一步跳出,这又有什么不好呢?”苏锐松开方向盘,摊了摊手:“破茧成蝶而已。”
 
    “破茧成蝶?茧倒是破了,却没法成蝶。”宋雪娇的眼睛中露出苦涩的意味。
 
    暮春初夏,百花齐放,绿意盎然,可是落在宋雪娇的眼中,却是说不出的萧索与寂寥。
 
    “对于你来说,说声对不起,真的有那么难?”宋雪娇抬了抬眼眉。
 
    “我没觉得自己对不起你,所以不需要说对不起。”苏锐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虽然这真相对于你来说可能有些残忍,但你要知道,这真相并不是我造成的……我只是负责拆穿而已。”
 
    “你接下来会怎么对待天祥集团?”默然了一会儿,宋雪娇还是问道。
 
    “你不是都与家族割裂了么?为什么还关心天祥集团的事情?”苏锐似笑非笑的说道,脸上带着微微的嘲讽之色。
 
    其实,宋雪娇远比她的外表要来的坚强的多,这一点苏锐早已看透。
 
    “他们不是你的对手,我关心的是你会不会把他们赶尽杀绝。”宋雪娇轻声说道。
 
    只不过才见过两面而已,苏锐的表现就已经完完全全的震慑到了她,她知道,弟弟宋亿利与苏锐相比,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就算是老谋深算的父亲出面,也决计不可能是这个年轻男人的对手。
 
    听到“赶尽杀绝”四个字,苏锐的眉头挑了挑:“说实话,这不是我的行事风格,但是如果他们冥顽不灵的话,我并不介意这么做。”
 
    宋雪娇的身体微不可查的颤了颤,尽管父亲和弟弟的做法让她极为的失望,但那毕竟是她的家人。
 
    “怎样才算冥顽不灵?”宋雪娇问道。
 
    “认输就行,不要顽抗到底。”苏锐笑道:“况且天祥集团如此庞大,就算真的想要一口吃下,也得消化个好几年。”
 
    “认输……”
 
    宋雪娇咀嚼着这两个字,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在认识到了苏锐的超强实力之后,她也是这样劝父亲的,可是,除了换来了冷嘲热讽以外,她还收获了什么?
 
    “他们不可能认输的。”宋雪娇失望的说道。
 
    “如果他们不认输,必康也不可能收手的。”
 
    苏锐淡淡说道:“你那个混账弟弟,我杀他十次都不多。”
 
    闻言,宋雪娇并没有反驳,她的眼前不禁浮现出之前宋亿利对自己歇斯底里的疯狂模样,一时间竟然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冷颤!
 
    苏锐说的没错,宋亿利的确太混账了!
的,难道会眼巴巴的跑来天祥集团门口等我?”宋雪娇知道,自己的每一步都在苏锐的计算之中,如果不是对人性透彻到极点的分析,他根本不可能恰到好处的掌握自己出来的时间。
 
    或许,自己父亲和弟弟的每一句话,都可能出现在他的预计之中。
 
    “因为我想安慰你,虽然只见过两面,但是我觉得我们挺自来熟的。”苏锐摸了摸鼻子。
 
    “臭不要脸。”宋雪娇撇撇嘴,不过这样一来,她眼中的的愁云已经被冲淡不少。
 
    “时间会冲淡一切的。”苏锐忽然说道。
 
    宋雪娇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我不需要你假惺惺的安慰。”
 
    苏锐摇头笑道:“这样看来,我确实挺假惺惺的,如果不是看你长得漂亮,我才懒得说这些话。”
 
    宋雪娇不屑的瞥了他一眼,放下车窗,伸出头去,看了看窗外的景色。
 
    此时,距离她走出天祥集团,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
 
    苏锐看了看手表,眼中露出一丝笑意。
 
    只是这笑意却有些冷。
 
    宋雪娇说的没错,他从来不会做没有目的的事情。
 
    “宋亿利,宋亿利……”苏锐在心中咀嚼着这个名字,同时眯了眯眼睛:“我正等你动手呢。”
 
    车子又奔行了一个多小时,却依旧在山间公路上,看来苏锐已经在这里绕了好几个大圈。
 
    “停车。”
 
    宋雪娇忽然说道。
 
    “停车做什么?”
 
    “让你停车你就停。”宋雪娇的眉头微皱。
 
    “说实话,不然我不停车。”苏锐才不会被女人所要挟。
 
    “我……我要去卫生间。”宋雪娇犹豫了一下,说道。
 
    其实她已经憋了很长时间,尤其是这车子一颠,更有些受不住。
 
    “哈哈,这有什么,人有三急嘛。”苏锐这个贱人倒是表现的很是有些善解人意,他慢慢的把车子靠边停下,道:“可是,这里没有卫生间。”